Mary_四叶

尽力喂你各种段子\6w6/

【隨筆】

考試考砸了還沒釋然,加上最近見了很多奇怪的事。
真情實感的羨慕灑脫的人;有毫不真實又浮誇失真的敍事手法,希望以最超現實的方式表達心中所想。
雖然不怎麼知道自己寫了甚麼。
只是我的矯情妄想。
 
-
 

──轉身望向天空,正是夕陽紅,夕照完全籠罩在我的面上、頸上、手臂上;我接觸到夕照的緋紅及溫度,彷似有人用力抓緊我的身體,哭喊著、掙扎著、顛抖著,用氣音叫道:「我要活!我還要活!」
 
 
三十九層的住宅大廈、天台欄杆外怎會有人抓得住你的手臂向你喊話。
那是我自己的聲音。
 
我從未聽到過自己這樣的聲線。
那個「我」的聲音無比嘶啞地朝我耳朵吶喊、從喉嚨艱難擠出的破爛聲線如同鋒利的玻璃碎片,毫無技巧地刮向耳膜,仿佛要剖下成...

昨晚聽著"H.our Time"瞎掰的東西。

我可能有點聽力及表達障礙,無法描述我的真實感覺。

可我是首次聽到他的歌聲,已經有瀕臨溺亡於愛河的感覺。
我想他真的有天賜的聲音。

這樣比較不可取,可是這比我聽到中森明菜的歌的「來電感」、更早以前聽到49唱歌時的「驚喜感」更恐怖。

我突然戴上了很厚的「粉絲濾鏡」,
我貌似對岡本圭人的聲音「一聽鍾情」的樣子。

【然後他要留學+停止活動兩年……聲控受重傷了:(
【我不但沒文化,說話也挺誇張得恐怖的。

期末考考砸了,用英文表達大概是"Epic fail"。
 
在嫌棄自己的同時,對我的「戰友們」有點好奇:
一、兩個在初中時已經退學的同學;
一個中五下學期開首突然轉學的同學;
那些和我素不相識,又和我一同要面對文憑試,而最後拼盡生命成為社會焦點、上了新聞及報紙的「逃兵們」。
 
我嘗試擅自想像他們的勇氣從何而來,大概是很痛苦的吧?
 
我看著周圍越發害怕。
香港這樣小的地方有太多高樓大廈,
大家總是開著玩笑「考不好了就從窗戶跳出去」;
萬一某個同學的某句玩笑成真呢?
大家的神經也很衰弱了。
 
 
有人思考很淺薄的,雖然我也是這樣的人。
將大家拼盡全力作出的結果輕描淡寫概括作「缺乏生涯規劃」,
他們付出的思考...

虽然说来没什么用。

今年628没段子。

有机会后补。

我对完期末考卷子心灵受创。

之前做的奇怪测试💁💁

隨個筆(句)

「歷史是不會輕易被篡改的。」

你看著面前的同學,不久前才嫌棄歷史背不好而將書用全力扔到牆上,現在又緊抱書本作出一番「偉論」。

你看見如同人格分裂的同學,象徵式不屑地翻了個大白眼。

「怎麼又一副深愛歷史科的樣子?」

雖然那是調侃,
你明知她從來不喜歡「歷史」。

「我只是不喜歡手上的版本。」

果然如此。

「當你拿起一塊沉積岩,」
「它是從千百萬年前的土地開始沉淀而成、」
「也記載了千百萬年的歷史。」

「終有一日,人們會從石的分層尋找到的。」
「草原上在他人足印下的紅色屍骨、」
「無理之槍下的亡軀、」
「被輾過而不能安息的血肉。」

她又重新捧起歷史書背誦,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。

你又同樣捧起...

Hey! Sαy! JUMP

我覺得伊野尾慧、岡本圭人都好可愛好帥啊🙊

喜歡岡本圭人的聲音🙊❤

雜思x1

一個不怎麼有腦子的人、一個不怎麼會自行分辨人事真偽及是非黑白的人,

大概在考試前收到四方八面的、不同範圍的信息,

對複雜的世界心存恐懼,

不管是個人、身處的地方的宏觀未來都有無法預測的害怕。
 
 
我所以為的東西也許從未存在、只是我被假象及陷阱所蒙騙。

當如人所願失去思想和記憶的時候,我所懼怕的、朦朧又未知是否可見的未來也許會成真。
 
 
最近上中史課及宗教課有種模糊的感覺,

我害怕「以古鑑今」,

而亦害怕自己忘記歷史。
 
 
希望文憑試不會令我討厭這些東西,

我意圖用自己的腦子在必要的時候作出對比。
 
 
希望前路仍非一片黑暗,

希望前路並非我這種無智卻逐漸渴望思考的人的末日。
 
 
 
--南方...

随笔

「我早就說過我看人很準確。」
「我從第一天認識你、就知道你有這樣的一面。」
「我完美看穿了你哭的原因,別想含糊過去。」

尚算相熟的女性同學轉身到左邊看著你、本是圓圓的大眼睛眯成細線,你仿佛要被銳利的視線刺穿身體並擊中內心深處。她的身體本著解迷的得意感而向你傾斜著靠近;你被迫得同向自身左邊靠出,感受到毫無終止的懸空感方發現自己快摔出車上走廊,細微地倒吸一口涼氣。

她似是察覺到了,又回復了原來端坐座位上的姿態,但又不時將目光投出你的臉。你亦回復了坐姿、面上毫無波瀾與她偶爾視線交接、腦內卻紛亂一片,被正中心虛之處時思想高速亂轉。

「我明白你說『無處可去』的意思。」她這樣說。

你的心跳速度逐漸加快...

©Mary_四叶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