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y_四叶

丧👌🌝
【不写四元了注意一下】

甚么时候才能遇到个活着的岭诚朋友☻

只要遇到一个我都能将前几年所有脑內坑梗全补写一遍

点梗都行啊不介意渣短的话呜呜呜😢

来个人刺激下我啊☻

【还是要写了才找到幸存者……?

【岭诚/翻译搬运】Thoughts on a sunset (By Dreamillusions)

几年前翻译的搬运💁
原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654243

故事简介:
在二人毁灭阿利斯塔结晶体,而澪司回到阿利安的几小时后,伊织政正看著日落。他的心中想著甚麼呢?
我(作者)不太擅长总结内容,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在阅读后留下评论。希望各位喜欢。
 
笔记:
写作灵惑从某个制作精良的GBF的视频而来,之后就用了10分钟写出了故事。提供了链接。BGM是Back-On feat.me的「with you」。
/watch?v=vgnQqxr_pIg ←youtube
【B站:av1590228】
PS:因为某些原因,我在写作时哭出来了。我到底能伤心到什么地步……
 ...

喜欢的另一个圈的大大文风超合口味,文笔又好文字优美有意境(?)然后大大发文说开学高三,所以暂时不更文。

我也是开学高三怎么文笔万年小学生,委屈爆炸。

我还是挺喜欢写作的(?),不会画画不会用电脑做技术活,文字还是最好用的;对我而言文字的吸引力可以远大于前两者。
以前真的有太大的假象令我以为自己的语文还可以,其实只是数理30/100&文科49/100的差別和老师的随口一说,我倒不要脸当真了以为是长处了。

开学高三、无特长无目标,在再过四个月左右就踏入第十八年的人生中,我就没屁事是擅长的👌

想起自己从升初一到不久前,足足不要脸地糊了断续五年的段子,太他妈羞恥了,哪里出现个时光机让我阻止下以...

最近瘋狂聽大野智的其中4、5首solo,簡直要愛上他的聲音。
他是神仙吧。
 
喜歡聲線/唱歌好聽的人太舒服了。
如果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就好了。😔
我想唱歌。

【日英中歌詞/存檔】Don't look back-EDGE of LIFE

作詞:Mio Aoyama
作曲:渡辺徹
主唱:EDGE of LIFE
  (Vocal.萩尾圭志、Guitar.今村将也)
【翻譯:Google三語翻譯+本人激情腦補
 
 
 
分からないよ…何て云えばいいか
(I do not know ... What should I say)
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……
「アリガトウ」や「サヨナラ」じゃない
(Should I say “Thank you” or “Goodbye”?)
要說「謝謝」或是「再見」?
言葉には できない感情に
(Such a feeling that cannot express in words)
這種情感難以言語表達
君はそっと 空を見上げた
(You...

【隨筆】

考試考砸了還沒釋然,加上最近見了很多奇怪的事。
真情實感的羨慕灑脫的人;有毫不真實又浮誇失真的敍事手法,希望以最超現實的方式表達心中所想。
雖然不怎麼知道自己寫了甚麼。
只是我的矯情妄想。
 
-
 

──轉身望向天空,正是夕陽紅,夕照完全籠罩在我的面上、頸上、手臂上;我接觸到夕照的緋紅及溫度,彷似有人用力抓緊我的身體,哭喊著、掙扎著、顛抖著,用氣音叫道:「我要活!我還要活!」
 
 
三十九層的住宅大廈、天台欄杆外怎會有人抓得住你的手臂向你喊話。
那是我自己的聲音。
 
我從未聽到過自己這樣的聲線。
那個「我」的聲音無比嘶啞地朝我耳朵吶喊、從喉嚨艱難擠出的破爛聲線如同鋒利的玻璃碎片,毫無技巧地刮向耳膜,仿佛要剖下成...

昨晚聽著"H.our Time"瞎掰的東西。

我可能有點聽力及表達障礙,無法描述我的真實感覺。

可我是首次聽到他的歌聲,已經有瀕臨溺亡於愛河的感覺。
我想他真的有天賜的聲音。

這樣比較不可取,可是這比我聽到中森明菜的歌的「來電感」、更早以前聽到49唱歌時的「驚喜感」更恐怖。

我突然戴上了很厚的「粉絲濾鏡」,
我貌似對岡本圭人的聲音「一聽鍾情」的樣子。

【然後他要留學+停止活動兩年……聲控受重傷了:(
【我不但沒文化,說話也挺誇張得恐怖的。

之前做的奇怪测试💁💁

隨個筆(句)

「歷史是不會輕易被篡改的。」

你看著面前的同學,不久前才嫌棄歷史背不好而將書用全力扔到牆上,現在又緊抱書本作出一番「偉論」。

你看見如同人格分裂的同學,象徵式不屑地翻了個大白眼。

「怎麼又一副深愛歷史科的樣子?」

雖然那是調侃,
你明知她從來不喜歡「歷史」。

「我只是不喜歡手上的版本。」

果然如此。

「當你拿起一塊沉積岩,」
「它是從千百萬年前的土地開始沉淀而成、」
「也記載了千百萬年的歷史。」

「終有一日,人們會從石的分層尋找到的。」
「草原上在他人足印下的紅色屍骨、」
「無理之槍下的亡軀、」
「被輾過而不能安息的血肉。」

她又重新捧起歷史書背誦,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。

你又同樣捧起...

©Mary_四叶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