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筆/假的劇情分支(四元)

「予感」/中森明菜

我比想像中更喜歡寫這種場景?

----------

「請回答我吧──」
「我已精疲力竭。」
 
 
 
全身寒冷到發顫,除了胸膛。
 
雙手不住抓緊,為了彈奏樂器而稍微留長的指甲甚至抓傷了手背,快要顯出血痕。
雙腿縮起,小腿被手臂緊箍住、腳掌及腳趾毫不意外地用力伸展到筆直,開始蔓延抽筋時的綿綿酸痛。
膝蓋頂著胸膛,連綿不斷的陣痛持續纏繞在滾燙而空洞的胸膛。
 
眼眶被迫湧出猶如永不斷線的生理淚水;為了忍耐卡在喉嚨快要脫口而出的嗚咽、不被他人聽到,門牙生生陷入下嘴唇,險些被咬出血珠。
 
 
太難受了、實在太難受了。
寧願被人抓住衣領一下往磚牆上撞;
寧願直接往廚房拿起菜刀就往脖子砍去;
 
寧願那再不回來的心靈就此在外喪命,再也沒有任何感覺。
 
總好過現時精神與身體皆痛不欲生。
 
「我想放棄……」
要是當初不看那場表演,
要是當初不去對話,
要是自己根本不注意對方──
 
 
從來不知道「喜歡」是這麼困難的事,就被引誘著走入那個陷阱,然後好像被活埋、再也不能逃出生天。
那人分明是罪魁禍首,卻是最無辜的一個。
 
 
 
希望明日再沒有曖昧不清。
太陽升起,讓心靈死去吧。
 
已經精疲力竭,「喜歡」甚麼的都不想要了。
 
只想要安眠。
 
 
 

评论
热度(2)
©Mary_四叶 | Powered by LOFTER